易成小说网

正文 没有弱点ShuHaiGe.NeT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【我来接我的公主, 你可以, 放下她呢,琴酒。】

    这句话从波本的嘴里说出来, 配上男人温和轻笑的模样,看着更像是公主被魔王劫持了,骑士来拯救的画面。

    琴酒没有放下栖川鲤, 反而把轻盈的小姑娘更是颠了颠,吓得她又抓紧了琴酒的衣服,想到琴酒故意的动作,栖川鲤恨不得揪一把琴酒的头发来泄愤, 琴酒能感觉到怀里的少女挣扎, 她在波本来了之后,那种挣扎更明显了, 呵,是怕波本看到她在他怀里乖巧的模样么。

    果然是猫,不管有多乖, 多会撒娇, 不愿意了,转头就走, 琴酒从来没关注过那种柔若无用的动物,但是栖川鲤这个存在,让他清楚的认识到了这种存在。

    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“哟, 波本。”

    琴酒咧起嘴角笑着和波本打着招呼, 他虽然厌恶波本, 但是刚刚被栖川鲤愉悦到了,他倒是颇有心情的和波本打了个招呼,但是那冷冽的笑意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,安室透的视线停留在栖川鲤的身上,她并没有受伤,是他最在乎的,从收到那张照片后,他就担心她会不会碰到那名凶手,倒是看到现在的这个情况,他竟觉得,琴酒反而比那名凶手安全的多。

    “呵,琴酒,不放手么?”

    安室透指向琴酒怀里的栖川鲤,栖川鲤张了张嘴,想喊安室透,但是又想到现在这样的情况,她应该叫他波本,栖川鲤拧巴着小脸,还是没有喊出口,安室透眼中闪过一抹笑意,栖川鲤像极了被凶兽扼住要害的小动物,想要反抗,又不敢反抗,想要挣扎跳下去,但是又晃了晃腿,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琴酒嗤笑了一声,他掐紧栖川鲤的腰,听到她的呼痛,他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是她自己跳上来的,呐,波本,我是那种轻易放手的人么?”

    安室透不愿和琴酒过多接触,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清楚琴酒是怎么样的人,这个男人是不会勉强自己的人,他遵从自己的内心的驱使,他愿意给栖川鲤庇护,但是就代表,他会从栖川鲤身上获取更多,他不会轻易放手,也不会简单的让人夺取他手中的东西,不管是人,还是物。

    安室透露出一种无奈的轻笑,他双手插着口袋,慢条斯理的走到两人的身边,他微微歪了歪头,好听的声音在这一触即发的气氛里,好似只是一场简单的对话,他并没有在意对面的几名黑手党,也没有在意和自己敌对关系的琴酒,男人用玩味的口吻笑着对琴酒说道:

    “呀,琴酒,你也该知道,你并不是她唯一的选择呢。”

    所以说,琴酒讨厌波本,和赤井秀一那种背叛者对比,波本这样的存在,更让他厌恶,因为他讨厌,却不能杀他,更何况,波本说的没错,如果,刚刚波本在这里的话,这个女人,大概也会冲过来抱住波本的。

    琴酒捏着栖川鲤的下巴,让她看着自己,男人眼中的冷冽紧锁着她,栖川鲤怔怔的看着琴酒深邃的眼眸,想转移视线都不被允许,琴酒的语调变得意味深长:

    “会的,我会让她的选择,变成我是唯一一个的。”

    琴酒微微侧了侧头,笑着对安室透说道:

    “波本,不要来挑战我的忍耐力,也不要让我第一个清扫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啊,公主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安室透玩笑着说道,琴酒不耐的皱着眉,他冷声问着栖川鲤,那副威胁的口吻带着冷气:

    “呵,你倒是说说看,你会不会心疼?”

    男人用力把少女的腰肢扣紧,他依旧那副意味深长的口吻,用玩味讽刺的口吻一字一句道:

    “公主?”

    从琴酒沙哑性感的声音中,说出这样玩笑般的代称,栖川鲤只觉得全身一股酥麻感猛地窜上背脊,她颤了颤身子,苦着脸声音恹恹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可以说实话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栖川鲤小猫似的说道:“我肉疼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腰真的要断了!!!!!

    “砰!!!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打断了三人的对话,栖川鲤被突然的枪响吓了一跳,倒是琴酒和安室透两人同时皱眉,对对面的几人涌起了不耐,莫妮卡对他们来说从来都不是威胁,真正的威胁是她身后的家族,莫妮卡的枪举向空中,刚刚的一枪,是她不耐的声明。

    “琴酒,波本,你们是看不起我么?”

    堂而皇之的对话,无视她的存在,那个被琴酒搂在怀里的小姑娘,在琴酒的庇护下没有任何的害怕了,这样的画面让莫妮卡心里涌起了一股暴躁,她手上沾染着血腥,踏在黑暗的道路上,她能有现在的地位,现在的能力是她用鲜血和杀戮换来的,但是对面那个女孩,一看就是个没有经历过黑暗和血腥的人,被人保护的好好地,甚至……是被琴酒那样的人保护着。

    真的是嫉妒啊,她厌恶这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不想看到这样的存在,甚至不想让这样的存在还活的那么灿烂和快乐,她也该痛苦,她也该恐惧。

    世界上有许多单纯快乐的女孩,但是她不允许,有一个在琴酒保护下保留那股天真烂漫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们是一定要保护那个女孩了,琴酒,波本。”

    对面只有两个人,以数量来说,是她这边取胜,即使对面两个男人都不容小觑,但是她不相信,他们两人会愚蠢的为一个小姑娘做两败俱伤的选择。

    优势在她这里,她有主动权,莫妮卡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等着琴酒他们提出条件。

    但是,莫妮卡还是预料错了琴酒和波本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莫妮卡,玩闹就到此结束,你们和组织的交易已经结束了,我没有必要忍让你,你再越界一步,我就不会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琴酒也确实不想,刚结束交易就杀了自己的合作伙伴,如果对方一定要试探他的底线的话,他就只能动手了,不过……底线……

    琴酒想了想,瞥了栖川鲤一眼,她还不算他的底线,呵。

    “琴酒!!!我可不想和你动手,我想杀的,是你手上的那一个!不让我越界?!她是你的那个界么?!”

    她被琴酒拒绝,她会不甘心,如果输给贝尔摩德那样的女人,她也要输得心服口服,但是那个女孩?!她得不到琴酒,输给那个只是高中生的小姑娘!?简直是笑话,被贝尔摩德知道都会被她嘲笑,她莫妮卡的尊严被琴酒踩在地上,还用一个软弱的小姑娘来践踏!

    “琴酒,她会是你的弱点。”

    莫妮卡的枪在指向琴酒的同时,她身后的保镖同样举起枪指向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有任何弱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怎么样的女人,不需要别人来决定。”

    琴酒冷哼一声:

    “我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的随性,但是栖川鲤确是眨巴眨巴的看着琴酒,呀,她好像听到了一句不得了的话。

    让她理解一下。

    “栖川鲤。”

    “嗷?”

    琴酒突然叫她的名字,栖川鲤僵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把枪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栖川鲤懵了一下,对上琴酒淡淡的一撇,栖川鲤咽了咽口水,伸出她白嫩嫩的爪子摸向琴酒的大衣内襟,摸出那把一直搁着自己腰的硬物。

    “握紧。”

    琴酒冷淡的命令着,栖川鲤白皙修长的手指和冰冷的黑色武器相照应。

    “莫妮卡,我从来不会有弱点,也不会让自己有弱点。”

    说着,琴酒把栖川鲤提了起来,让少女整个人环住自己的脖颈,栖川鲤一手握着枪,一手抱着琴酒的脖颈,害怕掉下去: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!琴酒!”

    栖川鲤恨不得用力锤一把琴酒的后背的头发,但是抬头就能看到莫妮卡冷冽的双眸和冰冷冷对准她的枪口,栖川鲤嘶了一声,也将自己的枪口对准了对方,莫妮卡看着那样的画面嗤笑一声,以为自己拿着一把枪就会开枪了?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莫妮卡故意在栖川鲤的脸庞边用子弹擦过她的头发,栖川鲤的瞳孔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“我打她是不是不会影响你们和她们的友谊!!!”

    栖川鲤炸毛似得转头瞪向了琴酒和安室透,安室透笑盈盈的耸了耸肩:

    “他们的交易我可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呵,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呲了呲嘴:

    “我有出息的话,我早就去当黑道老大了,还轮得到对面的黑手党来凶我?”

    而且都是你的错!

    这句话,栖川鲤在心里喊得超大声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是警车的声音,从远到近,莫妮卡收回了枪,她也知道,有琴酒在,她是杀不了栖川鲤的,她想到一件事,她的红唇咧起笑容笑的恶意满满:

    “琴酒,十天后的晚宴,你带她来,你们不是想和加百罗涅做交易么,你带她来,我就帮你们和加百罗涅促成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莫妮卡的话让安室透闪了闪眸子,加百罗涅,他快速撇过琴酒的神色,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,不给莫妮卡回应,直接大步离开这个小巷。

    ‘加百罗涅……’

    栖川鲤也拧巴着小脸,左右歪着脑袋回忆着这个名字,怎么觉得这在哪听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大约有人听到了枪声所以报了警,但是警察到的时候,小巷里已经空无一人,栖川鲤已经被琴酒放了下来,少女的手上还握着琴酒的枪,栖川鲤捏着枪柄还给琴酒,琴酒嗤笑一声:

    “刚刚为什么不开枪。”

    莫妮卡威胁她的一枪就是挑衅,刚刚她明显被气到了,但是最终没有开枪,不敢开枪?害怕?

    栖川鲤被琴酒的问题问出一股气,小姑娘怂一帮带着枪的黑手党,反倒是能对着凶狠的琴酒生气,栖川鲤炸毛似说道:

    “开枪?那种地方能开枪么!?他们打我,我是被害者,我开枪了我就是持械斗殴!我好好的一个高中生拿着把□□和黑手党对峙,我还要不要过日子了!”

    琴酒居高临下的看着气呼呼的小姑娘,琴酒被她的话给逗笑了:

    “过日子?栖川鲤,你过不了普通的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的整张小脸皱了起来:

    “是谁害的?!”

    打从认识了琴酒之后,她的生活越加危险了!

    等等,好像不认识琴酒之前也挺危险的。

    栖川鲤踌躇了一下,又忍不住问道:

    “那个,她,她说的那个晚宴是什么,加百罗涅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,栖川鲤,你想知道这些,是打算进入我们的世界么?”

    琴酒从口袋里摸出他的烟,就在栖川鲤的面前点燃,吞吐的烟雾,仿佛又把他和她隔绝成两个世界,琴酒口中的我们,包含着栖川鲤身边的安室透,代号波本的男人,栖川鲤怔了怔,她看着烟雾朦胧后琴酒的脸,又看了看身边神色晦暗不明的安室透。

    他们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们的世界是什么,她的世界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栖川鲤有些恍然,栖川鲤总觉得自己的日子就是这样过的,得过且过,过一天是一天,每一天过得开开心心,每一天都不会后悔过去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样,她才会慢慢纠正过去被打乱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进入你们的世界,但是我也不想被打扰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垂下头,声音软软的,又话语中的意思却又明显。

    她只想过简单平凡的日常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,不是你想,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微微的扯了扯嘴角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于是,栖川鲤抬起眼对视着琴酒,小姑娘笑嫣嫣说着小刀似的话语:

    “所以,我要让打扰我的世界的人统统给我滚开。”

    小嘴巴说的挺霸气的,琴酒不冷不热的瞥了栖川鲤一眼,栖川鲤缩了缩肩,转身一溜的躲到了安室透的身后,探出了脑袋,特别委屈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……除外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栖川鲤又呲牙咧嘴的补了一句: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今天被突袭,我才不会到这个地步呢,我,我才不怕她!什么莫妮卡的,她就是看这次干不掉我想换地方干掉我,我不把她按回去,她就觉得我好欺负。”

    说着栖川鲤又忍不住瞪了一眼琴酒,只要有这个男人在,莫妮卡就永远看不惯她,想弄死她。

    “呵,想法不错,你要知道,你去了那里,你会面对什么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捉紧安室透的衣服,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我如果不去,这件事就没有完结,我讨厌莫妮卡,琴酒,你会解决莫妮卡么?”

    “目前为止,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自己解决,不过,你给我带来的麻烦,我会来找你算账的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躲在安室透的身后放狠话,安室透被栖川鲤又怂有胆大的样子给逗笑了,他倒是不知道,栖川鲤在对上琴酒的时候是这样的模样,嘴巴上放着狠话,身体诚实的怂,怪可爱的。

    一根烟尽,琴酒扯了扯嘴角:

    “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,栖川鲤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着你来。”

    【换做别人,琴酒直接抹杀会威胁到他的人,但是这只小猫,他给她放肆的机会太多了。】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“真的要去晚宴么?”

    回到公寓,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晚饭也没吃,安室透做了一份简单的炒饭,但是即使简单,也依旧好吃,栖川鲤一边吃一边委屈巴巴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不去的话,莫妮卡也不会放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想着小姑娘大叹一气:“我一个事情还没解决呢,另一个事情就来找我麻烦了,最近我还挺抢手的,都有人排队要我命了,前一个我还不知道是谁,后一个倒是明目张胆来袭击了。”

    回想一下栖川鲤光荣的历史,安室透也觉得她的运气真的有些糟糕。

    “而且,就算我报警,警方也不好抓她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幽幽的问着安室透,安室透黯了黯眸子,却也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在日本的境内,虽说是国外的势力,但是也并不能随意抓捕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咬着勺着,越想越叹气:

    “意大利黑手党哎,想想就好可怕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只见识过本土的黑道哎,还是不带枪的那种,而且本土的黑道也没找过她麻烦,没想到第一次被黑势力找麻烦还是国外的。

    安室透怔了一下,带着些许的笑意反问道:

    “谁说莫妮卡是意大利黑手党?”

    栖川鲤眨巴了下眼睛,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剧情,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:

    “是我……以为的……”

    认识琴酒的外国女人,还带着保镖和枪,一看就是混黑势力的,所以她一下子就默认了对方是意大利黑手党,当然,外国的黑帮,她也只知道意大利黑手党了,但是现在安室透告诉她,对方不是,栖川鲤红了红脸,声音弱弱的:

    “我也只知道那个嘛……”

    安室透露出属于安室透的温和笑容,和刚才出现的波本判若两人,他摇了摇头声音平淡的说道:

    “也不能说和意大利黑手党无关,莫妮卡属于尼日利亚的一个组织,但是她的母亲,是一名意大利人,她的母亲是联姻过去的,所以,莫妮卡虽然隶属于尼日利亚黑帮,但是她同样在德卢卡家族中有地位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瞪大了眼睛,倒吸一口冷气: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莫妮卡还是个很厉害的人物?”

    “不,在真正的黑手党世界里,她的存在无关紧要,但是她背后牵连的两个家族不容小觑,以家族为纽带,才是最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轻舔了下唇瓣,她深吸了口气,没有问出口,那他是属于什么组织,琴酒,波本,贝尔摩德,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组织。

    而且,如果她没有想错的话,柯南,不,工藤新一,也在追查这个组织。

    啊,她真的游走在危险的边缘呢。

    “那,那现在最厉害的黑手党家族,是哪个鸭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最终还是避开了关于波本,琴酒身份的话题,她不想知道太多,不想让她的日常牵扯太多,安室透毫不犹豫的告诉她答案:

    “彭格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栖川鲤下意识的仰起头,皱着眉狠狠地思索这个名字,她肯定听过这个名字,她肯定听到过!

    对了,之前在长野的城堡的地下室里,她看到的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就是彭格列的!是什么最强守护者?

    “我听过这个名字,彭格列。”

    安室透有些吃惊,彭格列这个名字并不是隐秘的机密,但是也不是栖川鲤这样的普通高中生会知道的名字,但是栖川鲤不止知道彭格列,她能够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,彭格列的云之守护者,云雀恭弥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知道彭格列有个十代目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这句话说得很没底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彭格列现在的首领是他们的十代目,沢田纲吉。”

    “日本人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样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栖川鲤想了想又问道:

    “那,彭格列比莫妮卡的家族高级多少?”

    安室透对上栖川鲤的脑回路笑着回道:“中间差了十个加百罗涅。”

    啧,现在又觉得莫妮卡不怎么厉害了,也不怎么吓人了。

    她可是和彭格列最强守护者,云雀恭弥组队过的人!!

    “那,这次的晚宴,彭格列会去么?!”

    栖川鲤提起彭格列眼睛闪闪亮亮的,安室透一下子就明白了栖川鲤的目的,她是想要靠彭格列来压制莫妮卡么?但是,彭格列并不那么好接触,想着,安室透并不吝啬的把自己的情报告诉栖川鲤:

    “会去,这次的晚宴里有一场拍卖会,里面有一样东西,是彭格列想要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本来,这一次的晚宴就是他的任务,组织里派他和琴酒一起参与拍卖会,而警视厅里也让他摸清楚这次拍卖会的底细,得到更多的情报,这次的宴会中有不少名单上的名字,那么多需要关注的名字聚集在一起,是非常难得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栖川鲤也会去这个危险的宴会,他更担心的是她。

    这一次,真的不是她应该踏足的世界。

    栖川鲤不知道安室透的担心,但是隐隐约约知道,这不会是一场简单的晚宴,栖川鲤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样的冲动,她想去,她也必须要去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这个事情是机密,但是如果栖川鲤去了这场宴会,那么就不算机密了,安室透缓缓的呼出一口气,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是一块石板,一块有着奇妙花纹的石板,相传,这块石板,和黑手党的秘密有关。”

    栖川鲤回忆着当初听到的那些话,她喃喃的重复着记忆中的那些陌生词汇:

    “火焰,彭格列的传说,黑手党的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那些人会说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火焰的存在,没有了火焰,彭格列的传说就不会有了,他们也就变成了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石板,秘密……奇妙花纹的石板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栖川鲤突然轻呼一声,她猛地看向了安室透,不可思议的问向男人:

    “德累斯顿石板?!”

    安室透忍不住轻咳一声,为什么这个小姑娘会知道德累斯顿石板?!为什么她能够那么快的反应过来,为什么她不知道彭格列的事情,却知道德累斯顿石板?!

    在安室透疑惑之际,栖川鲤突然咧嘴笑了起来:

    “艾呀,彭格列是想要德累斯顿石板么?”

    说着,小姑娘挠了挠脸颊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个我家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?????????”

    安室透这一次,止不住脸上的惊讶。

    松田阵平!!!你当初是不是少说了什么!!!!!!

    “我好像没说过,我外婆,姓国常路。”

    安室透时隔多年,心里的冲动回到了当年想揍松田阵平的时候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【鲤酱的妈妈以前是个世家小姐,可惜,喜欢上了栖川蛮那个混蛋。】

    【啊?我虽然感谢栖川蛮,但是架不住他就是个混蛋啊,教官揍人确实很痛,但是栖川蛮那个家伙,下手更痛。】

    【啧,鲤酱那么可爱,栖川蛮怎么养出来的。】

    一起在警校的时候,偶尔会听松田阵平提起那个小姑娘,他对那个小姑娘的一切都知道的清清楚楚,但是仅有的几句,他对小姑娘的背景有了简单的概念,但是,终归是概念,和现实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母亲的是姓国常路的世家小姐,嫁给了一无所有的栖川蛮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绝美的爱情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鲤酱:你以为我是SSR么,不,我是UR

    随心而动码字的我,后果就是,越码越往诡异的方向去了,脑洞越来越大,越来越歪了

    但是想想把尊哥写进来,好香哦,限定股什么的才是最好吃的【不,才没有】

    记住,一切都是平行世界,和原作不一样的原因都是因为,这是平行世界!!!

    主基调还是日常,日常,日常!去掉超能力的日常!【喂!!!】

    仿佛发现了新世界,日常番那么少,但是去掉超能力的日常番就好多哦【呸!】

    我又有新的可以写了【呸!】

    哎嘿,我又可以快乐码文了【呸!】www.ecnovel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