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成小说网

正文 第348章 打断你双腿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常州是个好地方,北接长江,东临太湖,西倚茅山,南扼天目,既是交通要道,又是鱼米之乡,“苏常熟,天下足”说得便是苏州与常州。

    常州与金陵不远,李倾城也是头一次来,城郭虽不如金陵宏伟,但也是一派繁荣。

    临来之时,李倾城已打定主意,无论如何,也要将李金瓶爷孙二人接回金陵,然后慢慢跟父母解释。两人来到城北,打听之下,找到了李金瓶的宅子。

    李大准常年使船,家中虽不显贵,也算是殷实之家,宅子沿街,门口种了一棵大槐树,黑色榆木的门,其貌不扬。

    李倾城上前敲门,却不见有人应答,于是在门口喊了几句,依旧无人,隔壁宅门打开,有一中年妇人操着一口吴音问,“你们找谁?”

    “大婶, 请问李金瓶住这里吗?”

    中年妇人一脸警惕,问,“你们找她作甚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她朋友,这次来拜访她和李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妇人道,“哦,已经搬走了。我以为你们是来要债的呢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问,“搬哪里了?”

    妇人道,“这个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扑了个空,于是从怀中取出一颗珍珠,向妇人打听李金瓶家中之事,那妇人长这么大,哪里见过珍珠,见李倾城出手大方,于是如打开话匣子,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“金瓶是个苦命的孩子啊。她打小就没了爹娘,跟着爷爷玩船谋生,好在她又懂事,又肯吃苦,这些年下来,倒也置办了一些家产。去年她出了一趟船,回来后如变了个 人一般。据说是认识了个有钱人家的公子,等他有空,就回来娶她做妾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心想,我哪里是要娶她做妾,我是要娶她为妻啊。

    “起初,那公子哥每日里还给人家寄信,金瓶那时那个高兴啊,闲暇之时,就找我那读私塾的儿子,来给读信。前年年底,那公子哥还派人送来了一千两银子,百匹绸缎,还有许多见都见不到稀罕物件,邻里街坊一下子就传遍了开去,都说李金瓶上辈子修来的福分。李老爷子在码头上,就连龙虎堂的堂主,也对他客客气气的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西行路上,时常将旅途之中的遭遇写成书信寄给李金瓶,当然只是挑有趣的说,至于遇到的凶险,自然是只字不提,至于去年春节之时的礼物,想必是李长生打着他的名义来送的,于是追问,“那为何又搬走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从去年,书信就断了。”

    去年隐阳围城之后,李倾城无法送信出去,却是断了两个月,但赵拦江当上城主之后,他又继续寄信了,又怎么会说断了联络?

    “街坊邻居说什么的都有,说是那公子来娶她,可哪里让人家一等一年多的?多半是那公子是个负心汉,又找到了别得姑娘,把她给抛弃了,要不然怎会音讯全无?金瓶是倔强性子,她自己跑到了金陵城去打听,回来之后就郁郁寡欢,每日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屋漏偏逢连夜雨,去年秋天,李老爷子贩运私货,被龙虎堂的人抓住了,打断了腿,李金瓶拿着银子去赎人,龙虎堂开口便要一千五两,卖了那些金银首饰,又把船卖了,凑足了银两去要人。谁料龙虎堂又算利滚利,要一千八百三十两,她正准备卖宅时,李大准双腿没有医治,又是寒冬,算是残废了。“

    李倾城听到此处,双拳紧握,眼中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,那妇人见到他这般模样,也被吓到了,连住口不言。

    李倾城道,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妇人道, “后来,龙虎堂的人隔三差五,就来家里找茬,今日搬桌椅,明日砸灶台,这个家算是过不下去了。金瓶倒也是倔性子,她每日里就在浣洗坊给人缝补,做些针线活,赚钱养家,又要给老爷子治病,还要还债。那龙虎堂还想将她卖到窑子里去当奴婢,若不是金瓶用剪刀抵住脖子,以死相逼,后果不堪设想哩!过完年,她把这房子卖了,说是去投靠湖州的亲戚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湖州有什么亲戚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知道了,以前也没听她说过有这门子亲戚。不过,前不久听小武说,他在城内看到金瓶了。”

    小武,是李大准以前的船工,李倾城西行之时,他负责操船。李倾城听说小武可能有她的线索,问道,“哪里能找到小武?”

    “他混得也比较惨,在码头当苦工呢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道了谢,便要去码头。妇人问,“这位公子,你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李倾城深吸一口气,忍住没落下泪来,道,“我便是那个负心汉!”

    妇人目瞪口呆,喃喃道,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你早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李倾城被这一句话,问得心如刀绞,他也没有料到,这一年多来,李金瓶吃了这么多苦,受了这么多委屈,而自己却什么也没有做。若是当初多交代两句,或让李长生将她们接到金陵城,或许结局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一时间,自责、内疚之心,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“这栋宅子如今也无人居住,大婶,这是一千两银票,你去找到现在的主人,帮我把这里买下来,钱够吗?”

    妇人哪里见过这些钱,道,“够了,够了,这里又不是城中,一千两银子,能把这条街都买下来哩,用不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道,“剩下的钱,就劳烦你置办或翻修一下这里,多出来的钱,你算是你的辛苦费了,将来我娶金瓶过门,还要来这里提亲,兴许还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与萧金衍离去。

    妇人望着二人身影,又看了看手中银票,使劲捏了自己大腿一下, “不是做梦哩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情绪低落,萧金衍在旁边安慰,只要人没事,其他一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两人打听之下,在码头之上,找到了正在搬货的小武,小武见到李倾城,满脸的鄙夷之色,“你来这里作甚?”

    “我来找金瓶!”

    小武骂道,“你还有脸提她的名字?若不是你,老李在江上干得好好的,若不是你,龙虎堂也不会来找他们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小武推车运货,“让开,挡着老子赚钱!”

    李倾城是什么人,若是往常,有人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,早已被打得满地找牙了,可如今他心中有愧,竟也丝毫没有怒气。

    “我刚回江南就来找她,小武,你就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小武将车放下,擦了擦额头的汗,“还来找她?你给她带来的麻烦还不够嘛?她去金陵找你,被你们李家羞辱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李倾城问,“她何时去的金陵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小武不满道,“她回来后,就一直哭,一直哭,望着你写得信流眼泪。我问她怎么回事,她也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问,“那你们又是怎么得罪龙虎堂?”

    小武叫道,“龙虎堂是什么地方,我们升斗小民,哪里敢得罪龙虎堂?是龙虎堂的人来找我们麻烦。”

    小武虽然愤愤难平,却也找个地方,将其中原委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来,李金瓶从金陵回来没一个月,龙虎堂就委托李大准运一批丝货到杭州,谁料在半路之上,被官府查到,船上还藏五百斤私盐,本来数量不多,也就值几十两银子,这种事睁只眼闭只眼的事,龙虎堂却借此敲诈李大准,将他双腿打断,扣人不放。

    李金瓶气不过,去龙虎堂理论,推了龙虎堂主一下,结果被勒索一千多两银子,后来变本加厉,将李金瓶一家逼上了绝路。

    李倾城叹了口气,又取出一张银票,道,“我这次回来,就是为接金瓶回去,你告诉我,她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拿走你的臭钱!”小武道,“我很喜欢你的钱嘛?你若真有良心,就去北街的浣洗坊,她在那边给人帮闲,还在还龙虎堂的债。”

    “还欠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“利滚利的钱,这辈子怕是还不完了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道,“你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小武找来工头,李倾城出手阔绰,那工头也没有难为他,直接放人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,他看到一个盐铺,停了下来,进去买了一袋盐,对小武道,“先去趟龙虎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虎堂堂主龙飞天,最近时来运转,更是红光满面。两年前,龙虎堂不过是常州府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帮派,如今却成了常州地界首屈一指的堂口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因为攀上了金陵李家的关系,只是为李家办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。也因这件事,金陵李家三房的管家对他也高看一眼,将常州府中一大片业务都交给了龙虎堂,如今一年下来,除了孝敬金陵那一份,也足足落下十几万两,有了这层关系,就连常州的知府老爷,去年年关都要邀他去府上喝酒,这种殊荣,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所以龙飞天觉得自己很幸运。

    他本名叫龙二狗,原是城内的一个泼皮无赖,靠耍横斗狠,纠集几十个兄弟成立了龙虎堂,名字起得威风,却是籍籍无名。后来有个算命先生告诉他,“不惑之年,一飞冲天”,所以将名字改成了龙飞天。

    寻常地方帮派,发展到一定程度,都会遭遇天花板危机,除非是武功极高或者背景极深,都无法再进一步,而年过四十的他,本以为这辈子就在常州码头上讨口饭吃,谁料一下子接触到了金陵李家这种手眼通天的家族,一飞冲天。真得应了当年那个算命的话。

    而如今,他生意也遍及常州,青楼、赌场、漕运,无不涉猎,而且也收了野蛮的性,开始散财交友,武功虽然不高,但在江南武林很吃得开,素有“常州孟尝”之美名。

    龙飞天也陶醉于这个称号之中,他觉得以前人生境界太低,真得是白活了四十年,果然,不惑之年,豁然开朗,前不久武林盟主左斯坦路过常州,他前后花了将近五万两,将他伺候的舒舒服服,左盟主还答应,等下一届武林大会,给他弄个江南分会的会长来当一当。那时候,他们龙虎堂不叫龙虎堂,而叫龙湖帮、龙虎门,有了江湖地位,再高价聘请几个知玄中境的供奉,那就可以称为龙虎派了。

    他信命,所以对那个算命先生言听计从,还将他弄了进来,做了龙虎堂的军师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两日来,他的右眼皮一直都在跳,俗语说,左眼跳财右眼跳灾,他担心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军师却安慰道,“这种迷信之话,不信也罢,就算信,也得挑着信。”

    “挑哪些?”

    军师道,“挑好听的信,不好听 ,就让他们去吧。堂主,这等时候,还得先把李家祭祖大典的事儿安排妥当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龙飞天道:“金陵李家,家大业大,咱们就算把一年赚的钱都塞给他们,人家也未必能看得上眼,所以给族内的礼物,图个稀罕就行。几个族长的门,咱们进不去,这钱花了也白花。倒是几个房内的管家,出手不能吝啬,至少二万两起步,账房、门房的孝敬银也不能少了,以后咱们主要是跟他们打交道,至于府上夫人、小姐和少爷们的银子,也得准备妥当,不能让他们小瞧了咱们。对了,听说李家二房的一位管事正在常州办事,这可是府中的大人物,虽然来这里没有告诉咱们,但咱们也不能真假装不知道,准备一封银子,我亲自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军师道,“送礼得讲究个对等,门房、账房这些人,让小得去帮您打点就是,您好歹也是一堂之主,只需负责跟几个管事、夫人们送礼就是,当然了,几个少爷之间,还得要您亲自走动。”

    龙飞天道,“我就认识一个长生少爷,还狂傲的很,上次去府上办事,给他请安,人家都不看我一眼的。听说,这次大典,要将家主之位传给三少爷,我别得不图,就图能跟他说句话,就算打断我的腿,我也认了。”

    军师笑道,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咱们龙虎堂一年好歹也帮李家赚百万两,我盘算过了,在江南十八个依靠李家的帮会之中,咱们能排到前三,等他当了家主,没准还会请堂主喝杯酒呢。”

    龙飞天道,“若真请我喝酒,打断我腿我也认了。”

    军师道,“堂主,怎得今天你老跟自己的腿过不去?好歹也是咱自己的腿,这种不吉利的话,可不要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腿,我就想起了那个李大准,若不是他那一双腿,我们龙虎堂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,如此说起来,我还得谢谢他的腿呢,对了,如今他们在浣洗坊如何?”

    军师嘿嘿一笑,“堂主您放心,既然金陵那边发话了,李大准也孙两人,现在的日子是要多惨有多惨。那个李金瓶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也不照照镜子,就她那副模样,李家哪个公子能看得上她?还恬不知耻去府上闹腾,惹得几个老爷不高兴。还好老爷们宅心仁厚,否则现在两人早指不定在江里喂鱼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如此甚好。你再找几个兄弟,去他们那边再折腾一番,给他们的生活加点佐料,等过两天我去金陵送礼,也好歹跟李管家汇报下,不然显得咱们在这里不办事似的。”

    军师道,“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说罢喊来了几个粗狂的汉子,仔细的交代了一番,那几个汉子一人领了二两银子,欢天喜地拎着棍棒去浣洗坊那边了。

    等一切准备妥当,龙飞天松了口气,忽然右眼皮又开始跳了起来,他对军师道,“我这边又跳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军师道,“属下在喜笑楼中刚找了个姑娘,学得了按摩之道,不如现在就过去,让她给堂主活动一番?”

    忽然听得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。

    他不由皱起了眉,“咱们龙虎堂的门房,是越来越没规矩了。你找个人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不片刻,门房过来,道,“堂主,外面来了三个人,说是要给咱们卖盐!”

    龙飞天骂道,“你怎么干活的,咱们龙虎堂自己就是贩卖私盐的,让我们买盐,脑袋进水了嘛?让他们滚。”

    门房道,“咱们堂中十大高手都出去收保护费了,几个门房不是他们对手。”

    龙飞天道,“这是来找茬的吧,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与军师一起来到了堂外,看到门口的石狮子上,放着两袋子盐,约莫几十斤重。

    这石狮子,是他从杭州运来,找飞来峰的大师给开过光的,看到被两个年轻人随意放盐,正应了“盐狮”、“淹尸”这词儿,在当地话中,十分不吉利,火蹭地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什么人,来此做甚?”

    李倾城道,“我们兄弟搞了点私盐,如今手头有点紧,听说龙当家‘常州孟尝君’的名号极响,想来这里卖个好价钱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两个跑江湖的,龙飞天想到。

    “你有多少货?”

    “就两袋。”

    龙飞天从怀中掏出二两银子,扔在地上,道,“拿去花吧,记得以后在江湖上多多宣扬一下,我常州孟尝君的美名。”

    “二两,怕是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千八百三十两。一分不能多,一钱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龙飞天冷笑,“依我看,你们二人不是来卖盐的,而是来找事儿的吧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道,“奇怪了,你们丢了两包盐,就能要人家一千八百三十两,我也拿了拿了两包盐,就怎么不能要一千八百三十两了?”

    龙飞天哼了一声,往前一站,“我若是不给呢?”

    李倾城淡淡道,“很简单,打断你的双腿。”www.ecnovel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